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文章境界 高山仰止  

2008-10-28 10:00: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缅怀汪世清先生

文 /  仁 毅

汪世清先生(1916——2003)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我国物理教育教学研究工作的著名专家;同时,也是得高望重的资深徽州学研究之权威学者。汪先生祖籍安徽,安徽自古学风鼎盛,尤其从明清到现代,更是人才辈出。宋代有新安程颐、程灏、朱熹代表的理学之争鸣,其源远流长。清初的思想家自戴震、方以智到现代的陈独秀、胡适;文学家如方苞、姚鼐到胡适、朱光潜等;美术方面,自清初的渐江、龚贤等到近现代的黄宾虹、吴作人、刘开渠等等均为中华思想、文化、艺术史上桌有成就的宗匠。

著名书画大师黄苗子先生认为:“汪先生对乡邦文化感受至深,乾嘉时代,徽学朴学派戴震、程瑶田等主张‘学问重史实依据,经解由文字入手’一时成为乾嘉学术的新风气。朴学反对夸夸其谈的空洞理论,治学注重史料,根据实论立言,原是针对当时风靡一时的理论派‘替圣人立言’的空疏理论的反思。五四时代,胡适主张‘小心求证’,也是这个传统的发展。黄宾虹先生的画史,也是朴学派传统的滥殇,汪先生自然受到‘徽派’的影响,并且对徽州文献的关心、搜罗、传播不遗与力。”黄大师对汪先生的学问作了客观公平的评价,并称其为“京城第一读书人”。

汪先生当年曾在周培元、钱三强等著名科学家领导下的中国物理学会任常务理事兼物理教学委员会副主任,他数十年来在深入研究物理教育、教学,成就显著;与此同时,他秉承汪采白、黄宾虹等先贤的教诲,沉潜书海,不懈搜求徽州乡邦文献,月累日积尤精于明清画史、新安画派、徽州历史文化人物资料搜集丰硕,成就巨大。

笔者在工作之余亦好书画,并在《文物》、《故宫博物院院刊》、《收藏家》等国家核心期刊上经常读到过汪先生所撰写的学术文章,每每有感于作者的读书之功力深厚;后来我在本所阅览室里经常见到一位老者静静地久坐在那里读报,随手还带有纸笔,不时做好记录,读不完的还借走一些回家再看,一打听便知此儒雅老者即汪先生,如此著作等身之权威学者就近在眼前,其学风立刻让我肃然起敬。在往后的交往中,我发现汪先生是一个热情和极平易近人的学者。于是,我就大胆向汪老请教一些有关书画及收藏方面的知识,我们在一起曾有过多次深入的切磋,收益丰硕。有一次,汪老专门请我去府上欣赏他所收藏的古画,印象最深的是一本清代初画家画的山水册页,开本不大,即在8开本之间,但保存极完好,用现在的行话称为“品相”好。接手一看,真服了古人的手笔,其国画所用风格兼于工笔和写意之间,且色彩丰满,构图匠心独具,该留白处大块留白,当着墨处笔笔到位,其中最让我感叹的是,其画面从着色及落墨均可与外国的油画相比,即很有看头,很有内涵,层次非常丰厚,每幅画的落款均以蝇头小楷书写,楷书中兼有行草书于其中,书于画融为一体,非常的和谐,还有就是保存完好,几乎就象新画一样,真让我大有过目不忘的感觉。由此感叹,我们平时所观看全国各地在京举办的这样那样的所谓高水平的国画展览会上几乎没有见到过那么用工精良的作品。尤其是用工笔和写意这样的风格作画,真让人拍案叫绝。从此画册中可见,汪先生是一位有学问和文化素养极高的收藏者,然而,在此画册中亦可见黄宾虹先生的诸多作品中留有该画册中的笔法及着色,但黄宾虹先生又有其自己独特的画风而成为一代宗师。

汪先生祖籍在安徽歙县潜口,幼孤家贫,寄读澄堂姊氏家中,塾师授以南唐煜及北宋诸家诗词,因易于咏诵随即朗朗上口不绝,为汪先生的旧学打下了深厚的基础。后因天资聪颖,为人正直厚道,被安徽省立二中继任校长著名画家汪采白先生所器重,并助汪先生继续升学。1934年,汪采白先生就聘于中央大学国画系教授兼主任,汪世清先生随之转入南京安徽中学。1935年汪先生高中毕业后,先后考入北大和北师大两所大学,由于经济条件所限,遂选择了北师大物理系,次年又同时入北大哲学系。后来,黄宾虹先生亦接受北平艺专聘请,为迎接黄先生举家北上,汪世清先生协助采白先生多方张罗,得与黄宾虹先生经常接触,深受其教,在学习自然科学的同时,亦关注徽州文化和新安画派人物史料的搜集整理,并由此奠定对明清艺术史的研究。

被书画大师黄苗子称为“京城第一读书人”的汪世清先生,自文革结束后来到了中央教科所,他先后负责教育科学技术的研究和国际教育成就评价协会的研究课题等。1979年作为中国教育代表团成员被派赴美国访问,归来后,先后发表有分量的学术论文若干篇,影响海内外。

同时,汪先生把大量的业余时间均用于徽州文化名人及艺术家的研究,先后发表了《龚贤的香草堂集》、《虬峰文集有关石涛的诗文》、《八大山人不是朱道郎》、《清初四大画僧合考》、《八大山人〈三友图〉》辨伪和《辞海人物生卒补正》等,考证明清书画家平生、思想及创作等的众多力作。他以博学多闻的修养,熟谙善本的独到见解和精密严谨的考证工夫,理清明清画史上一个又一个问题,从而引起了国内外美术史学界的广泛关注。于是稿约、应邀讲学者纷至沓来;登门求学者前后相继。有文章称,所有接近汪先生的亲友、同乡、学者、学术界青年等,只要在学问上向汪先生请教的,他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更有人撰文说,汪先生的文章著作,不但有发前贤之幽光,并且对后学的治学、治史提供了良好的示范;几十年来,一有余暇,汪先生即到国家图书馆善本部,用铅笔一条条抄录徽州历史人物生卒资料和相关史志材料,直到他病逝前都没有中断,几乎成了汪先生生活中不可缺的“日课”;汪世清先生治学的严谨,而且从来不急于发表文章,常常一篇文章,几易其稿,改了又改,恐有疏失。汪世清先生曾经多年搜集研究编成了《石涛诗集》,编成《石涛年谱》,此后不断修改补充,一直未出以示人,直到2003年,他才对黄苗子夫妇谈及已完成这项研究,《石涛研究》书稿,近年得已出版。

九十年代,年过古稀的汪先生应邀赴中央美术学院讲授美术文献学,深受师生欢迎。汪先生不但学术高深,而且为人极为平易,于是无论是学者还是学生均不厌其烦地上门向汪先生请教,而汪先生更是有问必答见信必复,很多感人的细节均可从国内外学者的纪念文章中可见一斑。

汪先生平时最爱读书,看报。他谈笑于启功先生、黄苗子先生那样的大师鸿儒,研究学问;往来于电、水工人、布衣亦同样地平易自如,深受大众的尊敬。

2003年5月,正是全国闹非典的岁月,有“京城第一读书人”之称的汪世清先生带着对学术事业的无限眷恋,怀着对徽州家乡的满腔热爱,悄然辞世,享年87岁,留给亲友、同道、学术界同仁的是无限的思念。我们深感遗憾,无缘再见汪先生一眼,送汪先生一阵。他最后也没见到《对劳动的几点认识》一文的发表,但是海内外各界以悼念文章缅怀这位德高望重的学者,时有中央教育科研所所长朱小蔓、美国波士顿大学教授白谦慎、美国国立佛利尔·沙可乐美术馆中国部主任张子宁、黄山学院徽州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方利山等,这些文章的发表,为我们进一步学习汪先生的品德,研究汪先生的学问提供了丰富而感人至深的翔实材料。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