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兵慌马乱读书时  

2007-09-25 10:1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6年是多事之年,年初痛失周总理,5月朱老总去世,7月唐山地震,9月毛主席逝世,10月粉碎了四人帮,宣告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结束。

1976年9 月以后,所有下乡知青的心态可完全变了,一度叫得最响表示要扎根边疆、扎根农村一辈子的人要比老老实实、不声不响的人跑得快多了,不是上学就是被招工,也许是领导总喜欢那些能紧跟形势的“革命青年 ”。与此同时,连里的知青还通过各种渠道想方设法离开农场,那怕是去转插等都有一种先走为快的心态。(转插是有一定风险的,那将以放弃工资和多年的工龄为代价。)

总之,当大多数人均有离开此地时,也许再有什么好事也将挡不住人们要走的心态。与时俱进、以人为本,人是需要发展的,社会及执政者应有给人们提供发展的空间和环境。而农场并不具备给一批朝气蓬勃的知青营造这样的环境,继续留在这里显然是没有出路了 而选择走为上计实乃无奈之举,然又是大势所趋,可谓众心所向,历史朝流之必然也。(三十多年后我们又回访了一次农场,果不其然,这里的各种条件均不如前,基本谈不上有什么发展。)

我们连的战友也紧跟形势,人数一年比一年少,一月比一月,一天比一天少,然而选择不走的人那才是怪物,走不了只能证明自己没本事,因此,别出心裁的离连而去之例也是举不胜举。

在我周围的战友有办病退、困退、转插等;该参军的早就走了;上工农兵大学的更是凤毛麟角;被招工的也是百里挑一。在机会不均的前提下,诸位只好各显神通了。

1978年底,上海市也开始有了一线松动,部分老工人退休后可有一子女顶替,所谓的接班政策。我就成了该政策出台后搭上这班列车的返城老知青之一 。

回顾此事,从办关系到走人都不出一个月的时间,且那时我本人的档案已被调去湖北330工程,因此我在回上海时随身都没带档案,居然也被接收。然而,麻烦事是在几年后才会反映出来的。

在78年到79年初,对每个在连里的知青来说,都将是一段最无聊、无奈和无所事事的日子,也许大多数人都不知不觉把这段时间放过了,可惜!

而此时的我还是过得比较充实,一是能帮连里一些知青做返城的事,如:打包装箱、开欢送会、吃散伙饭、送站等;其次是继续学习技术,坚守工作岗位;再次就是读书和去团部新华书店买新书看。

那也是一段难忘的日子,16连距团部即十几公里,开大轱辘车(拖拉机)约30分钟时间,坐马车去约一个小时左右,而牛车就和人走路没有什么区别。在那些日子里几乎不隔几天就有几个战友要离开这里,有时一二个,有时可称一批,什么打包、装箱、张罗吃饭……直到送站,接着就是下一个、下一批……也算是小小忙了一阵,用兵慌马乱之词不为过,而能静下心来读书学习更是少之又少。

从二龙山火车站到团部有近一公里路,每次送站以后我们就会到团部,在回连的主路上等车,书店就设在唯一通往北安和德都及各营连的主路上,书店对面是团里唯一的供销社(百货商店)。所谓的书店其规模十分的小,也就供销社的二十分之一,整个门脸很小,而去书店的人就更少,每次就我一人在挑书,但已记不得店员的面孔,及是男还是女,可见那时只知书而不识其人。因店面小仅一个墙面放书,虽然不是开架,因书的品种很少,所见之书即一目了然。

到了1978年后图书的品种也就比较多了,但数量不多是怕积压,因此新书一般几天就销完了,而我又不可能天天去那里,一个星期能去一次就不错了。后来我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他们会将一些好书放在书柜下面,专门卖给自己认识的人,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那段时间,我一到店里从不看书架上的书,而是直奔主题,直接从那里找到出许多新书来,好几次都被营业员阻止,但不起作用,我还我素我行居然成了习惯。而当时所谓的好书,也就是政治之外的小说而已。

我在那段时间里买到过新出的《安徒生童话集》,她是一本翻译较好的插图本,定价也就几毛钱,还有许多新出的连环画,一些革命样板戏的电影连环画小书我也买了不少,其价格都不贵。在农场,我们除了吃饭和日用品,其他消费基本没有,我在农场的最大的支出就是购买无线电、半导体零件和买书(技术、政治、文学等)。

就在77——79年间,我在返城大潮的冲击中,还算能保持比较头脑的清醒,没有跟风去办什么病退,因为我没病也不想找什么病作理由回城,更因为我们家就没有说假话和作假的习惯,即来之则安之。在经常不断送走战友的过程中,时而静下心来读几本书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享受(这是过了多少年后才有的体会,当年也不可能有这样高的境界和水平) 。

闹中取静,我养成了学习技术和看杂书的习惯,1979年回到上海后可以看的书就更多了,那段时间还以借书为主,我还在街道图书馆办了张借书证,一周有时可出入几次,新出的书基本都被我读过。由于那时书价很低,于是我更多是买书。有一段时间,我在上海郊区金山水泥厂做工程时,经常去镇上唯一的新华书店买书,有些在市区里排队才能买到的书,郊区就无需如此。如:中国古代四大名著及部分外国名著都是在那里买的。不仅买,我还带几个学徒去镇上的图书馆里看书,每到傍晚,在我的带领下,我们一起去那里阅读,我还给他们介绍一些原来在农场时自己读过的世界古典名著等书籍,让他们也养成读书的习惯。

我的一个陆姓师兄,他不但脑子灵,而且消息也更多,所以他会把新发现的书及时告诉我,另外他不以读书为快,而是通过一些紧俏书来进行赢利,可见他是具备一些经济眼光。还有几次,当放影紧俏电影时,在放映前和会有一些人手持那些紧俏书与进场的人换电影票,这也算是当年上海滩上了一个特色。

在上海的几年时间里,我自己认为读了许多的书,1982年到了北京才知道没有读过的书太多了,而且有些书我都读不懂,一些历史常识都弄不清楚,那时想,如能把一些书的目录看一看都有好处,有许多书还是在上夜大学时被我草草看完的,更没做笔记的习惯,这也算是资源和时间的损失,俗称虚度。

从东北回上海而后又转到北京,几年里还换了好几个住地,能够紧随我身边的,最可爱的还是当年在兵团所买的书,尤其是80年代初出的书,除了纸张的质量较差之外,但其文字校对、翻译水准、插图等都有较高水准。这些书既不豪华亦不显俗,图文搭配合理,内容深入浅出,更主要的是在定价上基本是微利,如此才能符合一般家庭的需要。当然如今已是市场经济,出版社也以利为首选,书市上的书亦五花八门,但要想买到当年的书那就比登天还难。

回顾这些年来,我在购书、借书、读书、藏书、的同时,我还不时有幸和一批饱学之士交流、听道,因此收益不浅,也使自己明白那些书里可读。那些书不一定非要去读。历史不一定全是真的。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